读知原先生关于“消灭‘血缘关系’”的文字

作者:王克愍

在知原的理想国中有一个重要的定义“能力治国”和“血缘治国”。关于“能力治国”好理解,然而关于“血缘治国”怎么理解呢?有人把知原先生关于消灭“血缘治国”理解为要割断血缘亲情。我想这是一种对字面的错误理解,因为现在毕竟还没有到克隆人时代,我想这也不是知原的本义。我认为知原先生所说的要消灭“血缘治国”,以“能力治国”代之的本意是要消灭社会人事裙带关系。

无论是自然血缘关系产生的亲情关系,还是人们之间产生的社会化人事关系, 两者皆为人类在由自然人向社会人演进过程中的自然属性的社会化延伸和发展的具体形态, 是这一演进时空中产生的人类社会化之初级文明形态之具体表象。这种人类社会化之初级文明形态的产生,是因为当时作为弱势物种而存在的人类得以生存下去的保障,并且这种初级文明形态所 带来的人类社会化人事关系,在人类社会发展之一定阶段的确曾起到了其无可替代的历史进 步性作用,但是随着人类社会之日益发展,其日益呈现出的自身作为初级文明形态产生的历 史滞后性开始日趋严重的阻碍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亦已证明此类初级文明 形态的日趋严重的滞后性,使整个人类社会不自觉的陷入这一初级文明形态所造成的纠葛不 清的复杂社会人事关系网中,不得发展,严重阻碍了人类社会文明的整体推进。因此,能否 将此类文明形态予以坚决铲除,彻底消灭其带来之影响实乃关系到人类社会文明能否实现质 性飞跃的重大战略性抉择问题。尤其是对于我们所构想的理想国的实现,更将是一次划时代 的历史性考验。 能否承受这一历史性考验也就决定了能否实现我们所构想的理想国蓝图。而知原兄所倡导之“打破社会化血缘关系”之论断确可为划时代之首创,为我们解决上述问题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但是,对此,我们必须正确理解。“消灭‘血缘治国’”以“能力治国”取之,这确实是全新的构想,但我们的矛头并非是指向纯粹的自然血缘关系,而是因人类演进的自然过程中为保障生存而派生的整个人类社会化人事关系。这是才是阻碍人类社会文明取得质性飞跃的实质所在。

当然,有破坏就必须有建设,因此我们必须两手抓,一手抓破坏,一手抓建设,两手都要硬。 我们必须保证在破坏了人类社会这一旧的存在形态时必须有一全新之存在形态来替代。这一 人类社会全新的形态将是推动社会取得质的飞跃,实现理想国的根本保障。从而推动社会的进步,朝着理想国的蓝图奋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