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关于逻辑的争论——答知原、路漫漫等网友的一封信


1、关于我提出的泛演逻辑问题,知原君与路漫漫、方堃等网友近日在兴华网上发生激烈争论。我偶有浏览,没有细看,也无意参与。但是,毛泽东曾云:“笔墨官司,有比无好。”

2、年轻人争论,难免涉及意气。由批评观点转而攻击人身,则不宜。在纯学理的意义上,正确与谬误都是相对的。即使荒谬的东西,错谬的东西,都有其相对性。换句话说,错有错的道理,亦有其存在的理由。除非付诸实践,导致群体利益的损失,才的确值得引起谴责与愤恨。

3、知原是我所知的年轻人中,读哲学书较多,且较具有独立思辩能力的优秀青年。水平甚至远超过一些有学位者。只是限于条件,其所读书仍不够。但后生可畏,谁知道二十年后会否成为又一“何新”?

4、关于“逻辑”,我以为较恰当之语用定义是规则、规律或秩序。从具体语用学的意义看,(1)逻辑可被用以指称一种本体秩序(逻格斯/道),(2)可以指称一种语词秩序(泛语法),(3)也可以指称关于“类”(“集合”/概念)的秩序。这三者事实上常常被混淆不清,(不仅诸君讨论中有此情况。甚至罗素、维特根斯坦对此三者之别也不甚了了。)

5、知原所谓“演绎法”,近于秩序(1)。但秩序(1)、(2)及(3),并非仅二分于演绎法或归纳法。例如还有类推及拟设(假说及试错)的逻辑等等。实际上现代逻辑早已发展成一个多类型逻辑的语法森林。

6、康德认为通过秩序(2)及(3)无法认知秩序(1),简单说,这就是其“不可知论”的根据所在。罗素等亦作如是观。而黑格尔及我,则认为秩序(2)应与秩序(3)相区别。秩序(2)是人类主观之设计物。秩序(3)则是秩序(1)的某种映射。

然而上述问题远非简单。我的泛演逻辑,仅试图提供对“秩序”(1),到“秩序(2)+(3)”之间关系的一个说明和演示的狭小模型。其中问题确实还有很多,有待于后来人的批评和研究,如此而已。因此凡有评论,无论对错,我均欢迎。谢谢各位。

何新

2005.10.22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