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何新的信(关于哲学和逻辑问题)


何新先生:

您好!今日终于在您的网站上看到了《论逻辑思维的本体论基础》、《论“历史概念集合”》、《进化分类学的辩证逻辑结构》等文章,我以前在网上看到过转贴的属名是您作的这方面的文章,上次我还发信向林昊先生索要过这方面的文章,但得到的答复是您并未写这方面的文章,所以我还以为以前读的这方面的文章是网友戴到先生头上的。

先生这方面的思想与我的《演绎、归纳与宇宙的统一性》、《认知论的终结》、《人类认知原理》和《西方哲学的两次转型及未来出路》思想非常一致。我认为先生的这几篇文章用来解释我的这几篇文章的思想是非常适合的,用来解释黑格尔的辩证逻辑是不妥的,有打着伟人的招牌立自己的思想之嫌疑。

先生提出客观逻辑与主观逻辑之区别及“历史概念集合”是非常深刻的见解,先生认为黑格尔的逻辑是客观逻辑,罗素的逻辑是主观逻辑,这也是非常深刻的见解。先生还提出“逻辑思维的本体论基础”,认为客观逻辑是主观逻辑的本体论基础,这也是非常深刻的见解。我同意先生说的黑格尔的逻辑是一种客观逻辑,客观逻辑是主观逻辑的本体论基础,我只是不同意黑格尔的辩证法,我认为建立在现代系统论基础上的客观逻辑要比黑格尔建立在辩证法基础上的客观逻辑要好的多、要更能反映客观事实。

我那几篇文章提出的核心思想就是认为,演绎逻辑从本质上讲是宇宙的逻辑--您说的客观逻辑,归纳法才是真正人类的逻辑--您说的主观逻辑,当然也有所谓的人类的演绎法,但它只不过是客观逻辑在人类的知识体系中的反映,它并不是人类的理性本身。我说人类的演绎法只是人类知识的表述的方法,归纳法才是人类获取知识的方法就是这个意思。罗素创造数理逻辑之后,随之发展出语言哲学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人类的演绎法(罗素研究的演绎逻辑是人类的演绎逻辑)只是人类知识的表述方法,而语言的作用就是表述人类的知识,人类的演绎法的实质其实就是语言的结构。

您提出了逻辑的“历史概念集合”,这也与我的思想是非常一致的!我说宇宙的演绎法(您说的客观逻辑)有时间上的演化及空间上的结构组成两方面的内容,您说的逻辑的“历史概念集合”是我说的宇宙的演绎法的时间上的演化这个方面的内容,我觉得您还应该考虑一下逻辑的“空间概念集合”这方面的问题--即我说的演绎法的空间的结构组成这方面的问题。

另外,我觉得黑格尔的辩证法和系统论从本质上讲,它们其实都是关于客观宇宙的模型和模式的理论(有时间上的演化和空间上的结构组成两方面的内容),但我觉得系统论要比辩证法更符合客观事实,辩证法作为客观宇宙的一种简易模式、粗糙模型是可以的,但要准确的描述客观宇宙则是远远不够的,要准确的描述客观宇宙只能采用系统论。我之所以很讨厌黑格尔及他的辩证法,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使得在目前系统论广泛被接受的时代却还有很多人因为它而陷入辩证法的沉思。我认为,在目前阶段系统论是用来描述宇宙的演绎性的最好模式,而系统论中的同构性(结构的相同)、同质性(组成单位的相同)与同源性(起源的相同)是客观宇宙的基本特点,这个特点说明宇宙是有序、有规律和可认识的,而不是无序、无规律和不可认识的,作为人类理性的归纳法之所以有效就是因为客观宇宙普遍存在着同构性、同源性和同质性。归纳法的有效性只能用宇宙本身的结构演化来说明,而不可在人类的理性寻找,它本身是人类头脑的一个先天功能,休谟问题指出的就是人类有这样的先天功能--习惯和信念,但归纳法的有效性却是人类的理性不可解决的,穆勒提出“自然齐一律”正是在从宇宙而不是人类的理性中寻找归纳法合理性的解释。许多人认为穆勒会陷入循环论证,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这即使是循环论证也是“破缺”的循环论证。先生博学多才,先生应该知道“破缺”是现代物理学中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宇宙万物之所以能产生其实源于“时空破缺”。

关于罗素我想说明一下,我还是无法接受先生贬低罗素的观点,我认为他对于人类的演绎法是有巨大贡献的,可以说是无人能比的,尽管他没有意识到客观逻辑的问题。所谓的“哥德尔问题”也并不在于说明罗素的逻辑是错误的,只是说明构建一种有限的演绎体系总是不完备的,完备的演绎体系只是是象宇宙那样的无限的演绎体系。有限总是不完备的,完备的只能是无限。宇宙最神秘、最伟大之处就是在于其无限性。所以我是不赞同现代宇宙学中的“宇宙有界无边”的观点的,我认为它也只是一种相对真理,最终会被科学的新发现所抛弃。

在先生面前班门弄斧了,有不妥之处还望先生多指教!

另外,先生的这几篇文章是图像版我无法复制下来保存,如果先生愿意的话,望能提供文字版。还有,我以前在网上看到的转贴的您这方面的文章与您网站上目前刊登的这几篇文章主体思想虽是一样的,但并非完全相同,如果先生还有这方面的文章的话也望能提供。

前几日在网上说先生不懂哲学和逻辑还望先生原谅,今日见这几篇文章实不敢再说这样的话!

知 原

2003-06-13

=============================================

知原贤弟:你好!

我近日才读到你的03年6 月16日致我的信。我认为你关于逻辑的观点是深刻的。希望你继续深入研究。

我以后会请周文转给你一本《泛演化逻辑引论》,书中收录了《读玄》(一、二),是因你的一封来信所引发。我认为年轻一代中,真懂哲学的人不多。你有此根器,望努力。有机会,可见面聊聊。

致礼 !

何 新

05年6月24日

注:何新先生所说的03年6 月16日的信,应是上面的2003-06-13的信,可能是我写完后迟发了三天,所以造成时间上的不一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