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共产主义的问题在于不讲权力公有制

作者:金涛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和同时代太平天国洪秀全的共产主义思想其实没有多大区别,都是出于对私有制的不满和仇恨,都主张暴力革命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只不过马克思在工业文明的西方怎么也搞不成共产主义,而洪秀全在农业社会的东方没几年就搞起来了而且惊天动地,达到了共产主义的最高境界,把私有制的最基本单位家庭都消灭了,和马克思的设想真是不谋而合。所以,洪秀全倒不妨称为人类伟大的共产主义先驱,尽管他共产最多的是女人。

其实,马克思毕生研究资本主义,没有任何研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专著。传统共产主义作为对私有制的叛逆思想有其合理性,但作为一种科学远不够严谨,不能给出也无法给出实现共产主义的严格条件是什么,具体的形式内容会随时代发展产生什么变化,带有很大的主观性随意性。以致后来的共产主义者在共产主义的巨大诱惑下蛮干,反而搞成了唯心主义灾难,让共产主义背上骂名。

传统共产主义的误区还在于,只讲财产的公有制和共产主义,不讲公共权力的公有制和共产主义,在权力公有制的问题上最多只是做做样子。所以,洪秀全和洪秀全以后的共产主义实践,都陷入特权和滥用特权,为权力残酷的窝里斗,腐败和堕落。这样的共产主义肯定会被历史抛弃,不过是人类一场坑爹的儿戏,是人类不成熟的历史现象。

与之相反,现代非共产主义的工业文明,反而发展出了与工业文明相适应的权力公有制和权力共产主义体系,并在后工业文明时代逐渐产生了明显的财富共产主义元素。所以我们如果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的话,就为权力共产主义奋斗吧,财富的共产主义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自然产生出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