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的最优形态——“政治公有制+经济公有制”


笔者最初于2000年下半年在写《能力治国与血缘治国》一文时,认识到我们通常所说的所有制——生产资料所有制和消费资料所有制,都是指经济领域的所有制,还有比经济领域更重要的政治领域的所有制。我当时认为权力并不足以完全表达我的意思,因此用的是具有更广泛概念的“社会地位”一词,并用括号注明我所说的社会地位一词主要指官职和权力,现在看来我当时还漏了“爵位”。从而提出了经济私有制与政治私有制的区分。

2001年2月上网后,在与网友的交流过程中,我提到了政治私有制与政治公有制的新观点,有网友认为这是对政治理论的重大突破,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所以要我专门论述一下,从而有了《论政治私有制与政治公有制》一文,并于2004年进一步修改完善。

从后来该思想的传播和影响来看,人们更愿意使用“权力私有制”与“权力公有制”的概念,而不是我本人更愿意用的“政治私有制”与“政治公有制”的概念。当时,有一位网友专门写了一篇《应当用“权力公有制”、“权力私有制”代替知原的“政治公有制”、“政治私有制”》的文章来说明这个问题。从网搜的结果来看,“权力私有制”与“权力公有制”已广为人们接受,有许多网友及一些学者专门论述过这方面的问题。“政治私有制”与“政治公有制”则只有极少数人使用。我后来与我一位朋友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这位朋友则认为“政治私有制”与“政治公有制”更大气,更像一把利剑。

我现在对这种名词上的争论兴趣不大,而感兴趣的是到底哪位社会才是最理想的?现今人们取得的共识是,“政治私有制”(权力私有制)是一种坏制度,具有分歧的是“政治公有制+经济公有制”这一组合好,还是“政治公有制+经济私有制”这一组合好?右派们多坚持后者好,左派们多认为前者好。我本人在多篇文章中都表达了我主张实行“政治公有制+经济公有制”,我将这样的国家称之谓“大公国”。 为什么说“政治公有制+经济公有制”才是人类最理想的社会形态?首先要指明的是语词上的一个问题,我本人所说的政治所有制与经济所有制都是指社会公共领域的,而非私人领域的。私人领域的权力和财产应当受到保护,应当归“私有”,这是没有分歧的。问题在于人类社会发展的现实是,社会公共领域的权力和财产长期被极少数人和家族所霸占,成了他们的私有物,我们要反对的正是这种私有制。这种反对是有历史和现实基础的,脱离这种历史和现实基础空谈公有制与私有制是没有意义的。

在君主制国家,国家的政权被君主所掌握,整个国家及其臣民都被君主当成了他的私产。从而有了“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说法,以及路易十四的“朕即国家”。在这样的国家里,人民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更别说私权和私产了。要想保障人民的私权和私产,只有将社会公共领域的权力(政权和官权)和财产(税收等)从君主手里夺回来,成为人民大众的权力和财产,用于服务人民,而非奴役人民。

事情的真相是,人类是群体动物,不仅是群体动物,更是高度组织化的社会性动物,既然是群体动物、社会动物,就会存在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之分。公共领域是大家生活在一起需要互相接触的领域,私人领域是保证我们每个独立个体生活的领域,比如生命安全、吃、穿、住、用等。然而,人类社会发展的现实是,社会公共领域的权力和财产长期被极少数人所霸占并通过血缘关系世代相传,从而成了他们的私有物,从而让人们的私人领域也失去了保护。只有将这种社会公共领域的权力和财产从少数人手里夺回来,成为人民大众的权力和财产,才谈得上保障人民的私权和私产。

马克思过于看重生产资料对人类社会的决定作用,从而忽视了上层建筑(政权)的意义。认为只要消灭了生产资料私有制,建立起了生产资料公有制,上层建筑(政权)自然会变好。历史与马克思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共产主义领袖们运用他的理论取得了广大人民的支持,从而建立了社会主义政权,却由于人的私利性本性,将国家政权据为己有,成了他们的私有物,从而让他们成了披着社会主义外衣的“君主”,朝鲜更搞成了“三代世袭”。

所以马克思学说真的需要“修正”,上层建筑具有不依赖于经济基础的自身的运行规律,人类社会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相互影响、共同塑造的。有些地方、有些时期经济基础的作用大一些,有些地方、有些时期政治的作用大一些,比如西方国家整体来说,经济基础的作用大一些,而中国整体而言,政治的作用大一些,所以易中天将西方称之谓“财力社会”,而将中国称之谓“权力社会”;再比如,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剧烈变革是由于铁器工具的广泛失去推动的,因此经济基础的影响大一些,而邓的经济改革则是通过政治推动的。

其实,比经济基础更基础的是地理环境,比上层建筑更上层的是人,人类社会是地理环境这个客体与人这个主体共同作用而形成和推动的。人的特点是具有私利性和通过血缘繁殖,所以是人掌握了政权都想据为己由,都想让自己的子女继承。所以不解决政权的领袖占为己由,想让自己的子女继承的问题,社会主义永远不可能真正建立。

而现今看来,真正较好的解决了政权的领袖占为己由,想让自己的子女继承的问题,恰恰是西方的共和、宪政和民主。所以有人感叹“美国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

再说说生产资料公有制吧,从社会发展到现今来看,恰恰最不重要是生产资料公有制,最重要的是政权的公有,其次是官权的公有,再者是消费资料的公有,最后才是生产资料的公有。

现今西方国家普遍建立了政权和官权的公有,也建立了福利国家制度这种公共消费资料的公有制,只是生产资料还允许私人占有。但现今西方的企业普遍采用的是股份制,而很少纯个人的企业(主要存在于小作坊)。股份制其实是股东集体所有制,而“上市公司”的英文是public-company,是“公众公司”之意,其实就是“社会公众所有制”。

西方国家的发展历程表明,他们虽然很少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但其实远比苏东社会主义更“社会主义”的特征;他们虽不称自己的制度是“公有制”人,但却是真正的“公有制”。

人类社会之恶完全是由极少数人霸占社会公共资源(权力和财产)为己有,并通过血缘关系世代相传造成的。只有消灭这种制度,建立社会公共权力和社会公共财产为人民“公有”的制度,才能造福人类。人类社会的最优形态就是“政治公有制+经济公有制”。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