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公有与财产私有是最好的社会?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磊

继《如果美国突袭朝鲜》之后,拙文《乡亲们啊,小金的人头给还是不给》又惹恼了不少成年人。这是我没有料到的。这不:

——有人锲而不舍地和世袭制较上了劲,手捧《共产党宣言》有根有据地指出:“那里的第三章,就明明白白地把封建的社会主义,列为反动之首!”“白头山血统世袭三代的金家王朝社会主义,难道不是封建的社会主义?!”

——有人轻蔑地质问我:“你是金家人么?”更有人极力鼓动我:“你去朝鲜喊一嗓子‘小金’试试?”那意思,我们应当为有幸生活在自由资本主义世界而感激涕零。言外之意,你懂得。

按显性标准,翻着《共产党宣言》第N章第几页来对照朝鲜的,基本上算是一个“纯左派”;而鼓动我“去朝鲜喊一嗓子‘小金’试试”的,多半是一个“纯右派”。

对于“纯左派”先生,我要说的是:别那么严肃,好不好?我那个关于村霸狼爷欺负村民小金的故事,原本就没那么高大上的境界,与意识形态没有神马关系。倘若非要在意识形态的语境下才能讲故事,或可以请你来做一场如何捍卫意识形态纯洁性的讲座了。

问题在于,讲意识形态故事,由于价值判断不同而很难达成共识。所以,与其被用普世价值武装起来的“意识形态家”指责为“站着说话不腰痛”,不如坐着给大家讲讲与意识形态无关的、妇孺皆知的常识故事。于是,就有了《乡亲们啊,小金的人头给还是不给》。

或许是太不“意识形态”了,这故事引起了喜欢琢磨意识形态的成年人强烈不满,以至于在《红歌会网》上跟帖警告我:“网民不是三岁小儿,不需要你编故事”云云。

遗憾的是,一旦小金的故事进入意识形态的逻辑,不仅会让“纯右派”的理想信念受到伤害,也会令“纯左派”的愤怒更加难堪。这道理十分简单:既然你对当今世界还存在“世袭制”如此吃不下睡不着,那么根据逻辑“一致性”原则(矛盾律),你更应该去纠缠的问题其实很多,比如:

——美国为什么要毫不犹豫地支持并维护沙特王室的世袭制?你该不该过问一下?

——日本和英国等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还不废掉天皇和女王的世袭制?你管还是不管?

与其殚精竭虑地去谴责朝鲜这个资本主义世界之外的“封建社会主义”世袭制,不如先操心一下影响资本主义世界内部纯洁性的那些世袭制,可能更有助于实现“普世价值”的全球化。“纯左派”先生,你说是不是?

至于你引以为骄傲的“特色”所经历的“变化”和“发展”,到底有没有资格作为衡量别国社会主义成分“有几许”的标杆?我想,这恐怕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吧?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即便你对朝鲜就是看不顺眼,也不要对家里的“特色”太自以为是了,对不对?何况,连官方和联合国都一再宣称:要尊重各国的历史选择云云。

读到这里,“纯左派”先生肯定不干了:“日本天皇和英国女王只是名义上的世袭,是闹着玩的世袭;他小金的世袭,可是实打实的世袭政治权力啊!”

然也,然也。若你真有这样的认识,说明你的觉悟有所长进,已经能够从本质上看问题了。但是我不得不说,你的长进依然不大,你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我还是要为你以及在这个问题上有糊涂认识的人,普及一下马克思主义基本常识:

的确,资本主义国家的王室权力世袭制是“形式上的世袭制”。但是请注意:资本主义国家有一个最根本、最重要的权力是地地道道的“世袭制”!这个权力,就是经济权力!

有人困惑了:“经济里面也有权力?”答曰:经济里面不仅有权力,而且有最根本的权力。什么是权力?权力就是支配他人的力量。马克思说:谁占有生产资料,谁就拥有支配他人的经济权力。所以,马克思清醒地看到:生产资料私人占有是经济权力世袭制的前提和基础。正因为有资本家私人占有生产资料的制度,决定了经济权力必然是资本世袭制;正因为经济权力的资本世袭制,最终决定了其政治权力在本质上也必然是资本的“世袭制”!

的确,资本主义的政治权力在形式上实行了“公有制”,这与封建社会相比是一大历史进步。但是,如果以为资本主义政治权力在本质上就是“公有制”了,那就大谬不然也。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社会法则的支配下,任何当选总统或总理,要么必须作为资本的代言人,要么干脆就是资本家自己。这难道不是事实么?幻想着在经济权力私有制的土壤中长出政治权力公有制的果实,无异是痴人说梦。

我注意到,公知们一直在宣扬一个说法:“(政治)权力公有而(经济)财产私有的社会,才是最最最好的社会”。要我看,别说“最最最”了,其实,这样的社会离“好”还差得远呢!

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民主社会”是需要条件的,最基本的条件是:不仅政治权力必须公有,而且经济权力也必须公有。因为,只有经济权力实现了公有制,政治权力的公有制才可能名副其实。

真正的民主诉求,是这样一种民主:既坚决反对政治权力的世袭制,更坚决反对经济权力的世袭制。所以,对于那些一边坚决反对政治权力世袭制,一边却坚决捍卫经济权力世袭制的斗士,我只有两个字:伪士。

说到这里,我不妨回答一下“纯右派”鼓动我“去朝鲜喊一嗓子‘小金’试试”的建议。我以为,这个建议一点也不幽默。本着茅于轼对“普世价值”的权威解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也给这位“纯右派”一个建议:你在你公司对着你的老总喊一嗓子“小子”试试看?你敢吗?我估计,要么你立马从公司消失,要么你立马改口“老总我好爱你哦!”当然,如果你自己就是公司老总,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纳闷的是,很多国人(其中有不少“屌丝”级人物),对跟自己生活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朝鲜政治权力世袭制,捶胸顿足、痛不欲生,却对时刻都在专制自己生活的经济权力世袭制,甘之若饴、安之若素。于是,正在流行的意识形态是这样的:“骑电动自行车的,替开着大奔的小三喊冤叫屈”,“住地下室吃泡面的,为别墅里的亿万富豪着急上火”。难道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宣传之所以如此有效,全仗着私有制的经济权力给力。

这让我想起了“纯右派”那个惯有的质问:“你是金家人吗?”所以我也要问同样的问题:当你打算誓死捍卫经济权力私有制和世袭制的时候,你是享有经济权力私有制和世袭制的某某人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