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财产公有制就是坚持权力私有制!

作者:杨连宁

     

为什么“1个巨富背后必有500个穷人”?(斯密语)因为我国的工资总额还不抵5.4万亿灰色收入的1/2!为什么贪腐像打田鼠游戏般打不绝?因为我国的贪腐是“制度化腐败”!为什么反腐败像一把马桶刷子那样越刷越脏?因为财产公有是权力私有的制度基础,集权制政治架构就是建立在公有经济制度上的!

  

你发现“坚持公有制不动摇”是个装睡叫不醒的伪命题,其实质就是坚持权力私有不动摇!63年来,国有资产一直就是任由权力支配的资本。因而,坚持财产公有制就是坚持权力资本制,把权力私有建立在所谓的“财产公有制”上。官员硬是一直在假装“天下为公”,把原本全民所有的公共财富,理直气壮地变成了国有资产,变成了任由权力支配的资本。由于权力不受制约,原本的公共财富就可以任由贪官奸商联手巧取豪夺啦。

  

你试想,一片果园或瓜田是公有的,收获季节会面临多么可怕的景象?公有财产只有两个命运:或青涩未熟时被一哄而上抢光,或被那个严密看守的守夜人监守自盗,除此之外,不会有别的命运。当政府成为公有财产的唯一守夜人时,官员作为掌勺人私吞大锅饭还奇怪吗?所以说,“肥水不落外人田”,所谓公有制,不过是个化了妆、整了容的私吞制罢了。

  

靠权力配置资源的制度,托洛斯基曾经一语道破天机:“不劳动者不得食,变成了不服从者不得食”。我国的经济制度,沿袭了权力配置资源;因而我国的政治体制,也必然沿袭权大法小、官贵民贱的财富分配制度。洛克说,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说的就是财产公有必然导致权力私有!其实,中国人比洛克更早发现了财产公有则权力私有的必然逻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产权国有化与臣民奴隶化,不过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罢了。

  

有过忆苦思甜经历的几代人,都唱过《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那时候,妈妈没有土地,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土地是财富之母。今天的全体中国人还是没有土地,全是被剥夺了财富母体的打工仔!给谁打工?给掌权者打工!“东方一切现象的基础是不存在土地私有制,这甚至是了解东方天国的一把真正的钥匙。”马克思这里所说的钥匙指什么?就是指土地的国有制,是东方式集权制度的根基。“一大二公”的财产公有制,必然产生“一平二调”(平均主义、无偿调拨)的权力私有制。

  

“公共建设每花一分钱能带来的财富和收益,根本不如纳税人自己花掉这笔钱更值”。“政府投资往往比任何私人投资更不究实责、更不堪信任。”(黑兹利特语)但中国经济的顽症久治不愈,始终坚持其投资型经济不动摇?为什么?因为什么叫投资?不就是挥金如土地花钱吗?为什么政府烧钱能烧得火树银花?为什么政府不怕纸币超发,不怕产能过剩,甚至不怕赤字,不怕透支,不怕举债,也不怕亏欠?还不是因为花钱“不受限、不问责、不心疼”?为什么花钱会有此“三不”?还不是因为烧钱越多官员个人好处越多?烧掉的是纳税人的钱,官员得到的却是“佣金”、“礼金”、“回扣”、“返点”、“咨询费”、“公关费”!谁都知道,国内公共投资一般有30%被划拉进了私人腰包!

  

看到公园的椅子或树木上栓上个“×××认建、认养”的牌子,不知你想到没有,连公园里的一座椅子、一棵树都要纳税人出钱养活,那些靠烧纳税人的钱摆阔并以权敛财的官员在靠谁养活,在靠谁发财?陈志武曾追问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有?我的答案是,私有财产被横征暴敛,公有财产被政府、国企的垄断特权霸占、浪费与贪污,才是中国人勤劳却不富有的真正根源!

  

财产私有化社会,“金钱取代刀剑成了社会权力的第一杠杆”,(恩格斯语)权力也就不得不公有了。而中国这种财产公有、权力私有的社会,刀剑仍旧是社会权力的第一杠杆,暴力拆迁、政府的横征暴敛、国企的强迫交易仍旧是社会财富的第一配置规则。“土地财政”把住房变成了变相征税,逼迫全民高价赎买自己的居住空间,缴不出高额赎金的只好当“无壳蜗牛”,这手段还不够狠吗?“黑手高悬霸主鞭”。当你不得不从高房价、高油价、高过路费底下赎买自己的居住空间、行走空间时,你意识到“政府是合法的黑社会,黑社会是不合法的政府”这个命题在中国是成立的!土地被政府全盘垄断,人身权利被政府收缴,连带你的居住权、交通权也被政府收缴了。“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你要居住、行走?没问题,花钱赎回你的权利吧!一想到这里,你脊背上凉飕飕地有了一闪念,你猛地意识到:高房价、高油价、高过路费跟自己被绑架、被打劫是一样一样的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