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权私有制是社会万恶之源

作者:辰宇

一、经济增长并不代表政权合法

印尼在经历了剧烈的动荡之后,统治印尼达三十年多年之久的统治者不得不在抗议声中退出权位。可见,过去若干年的快速经济增长并不能使把印尼政权私有化的独裁者具有合法性,也没有能使印尼免于动荡。而在政权公有化程度相对较高的国家等虽有经济危机,却无经济崩溃,更无政治大动荡。中国唐、清王朝的盛世也没有让民众觉得权力私有的家族政权具有合法性,其后期的动荡反而说明:船到江心补漏迟,以追求安定的名义靠维持高速的经济发展来拖延政治改革只会让增长误入歧途,只会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动荡,给执政者及其后代带来更多的人身风险。所以,决定一个国家是否稳定的根本条件是政权公有制,而不是经济发展。没有一个国家成功地维持了持续不断的高速经济增长,却有若干国家维持了不曾中断的政权公有体制。身贵自由, 国贵自由, 成败在于人民自由不自由。没有政权公有制,就没有人民的自由;没有政权公有制,就没有民主;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的公平;没有社会的公平,社会也就不能长治久安。

二、从我国历史看,专制体制卖国易如反掌

如果政权私有,国土、生产资料等就不可能真正公有,只是统治者私有而已。所以,统治者为了独裁统治,可以随意将国土、国库银子、优惠等好处,宁赠"友邦",不予"家奴",不时向外国输送民族利益。举一国之物力,慷人民之慨,结与国之欢心。为了巴结讨好,打了胜仗,国土可以让给他国。且用不着象李鸿章那样讨价还价,批个条子就得,卖起国来暗箱操作效率最高。敌国是政权私有的专制国家的好处是,由于只与一个对手谈判对话,很多东西独裁者一个人私下在台面下就可以拍板算数,卖起国来很容易,比如签定《马关条约》、《XX条约》、《二十一条》、《XX协定》。如果放在政权公有的民主国家,任何协议、提案更不用说重大问题必须提交这个院说三道四地讨论多数赞成,那个院闹哄哄地表决多数同意甚至人民公决才能通过,最后元首签署才能算数,这样一来,谁能无法无天,谁能分裂国家,谁能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要是学生和群众知道了,可能议员们还没讨论,他们早就已经涌到政府门前示威了,还有议会那些平时就天天骂政府的家伙们,不拍桌子才怪!在中国实行政权公有制有利于消除国内腐败,有利于维护国家和民族利益,而一个政治黑暗腐败的中国,对美、俄、日的强大和全球利益有很大好处。敌国内部腐败,是每一个强国极力追求的目标。古代周文王资助腐败无能的费仲,去扰乱纣王的朝政;金国资助宋朝的奸臣贪官,让其虐杀忠臣,历史证明了都是有莫大“投资回报”的。“我欲除贪赃官吏,奈何朝杀而暮犯?”中国的腐败“反”而不死,越反越厉害,越反越兴旺,其根源是制度性的。所谓“权力使人腐化,绝对权力早晚使人绝对的腐化。”权力高度集中而又缺乏监督的极权体制,最大程度地激发了“公仆”们内心深处的腐败之欲,使握有权柄的人几乎个个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其根本原因在于,政权私有制的权、利缺乏监督和透明,在专制极权统治下,在一个特权集团除了它自己之外不受任何外力约束、限制和制衡的政体里,“根除腐败”很大程度上只能冀望特权阶层能够正确及时地健全法治和内部竞争上岗,而不仅是“自律”和提高“思想觉悟”之类的让世界人民贻笑大方的“弱智”的治标之策。

三、政权私有的专制制度是社会万恶之源

权力不是贪婪的,掌握权力的人是贪婪的。资本不是贪婪的,掌握资本的人是贪婪的。政治是社会的灵魂,政治是经济的统帅,私欲是社会万恶之源,将权贵私欲最大化的政权私有制当然是社会万恶之源。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统治者是人民群众的榜样,上行下效,官员的私欲带动民间的私欲,从而产生更多的罪恶。因为小人物对他人有危害的私欲是小隐患,即使缺乏制度制约,也只是危害社会少数个体,但统治集团的私欲是社会的大隐患,对社会的危害大,一旦缺乏社会制度制约,转化为行动,使社会朝着满足一己私利的方向发展,危害极大,会祸国殃民。当然,时位之移人,小人物变成统治者的时候也一样能置民众于水火。大人物一人腐败,导致众人贫困。大人物一人愚昧,导致万民遭殃。为什么不以民族大义为重,跳出历史的怪圈,建立政权公有制, 以彻底制约权贵们的私欲,让人民民主选举使他们和平地上台、下台呢?谁上谁下,人民当家作主。谁优谁劣,人民心中自有杆秤。谁是谁非,人民群众心眼明亮。国家因此避免为争夺执政的权利而发生内战,人民也不会被阴谋家、野心家们拉去当炮灰,投个票就行了。人们与其说是需要好的官员,还不如说是产生好官的制度。因为,再好的官员, 他的生命也是有限的,而好制度的生命可以是无限的。好的制度,能够流行世界,流芳千古,万人敬仰,人民趋之若鹜;而坏的制度,只会臭名远洋,被人们抛弃,惹不起躲得起, 人民会想尽一切办法离开他。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横行,制度不好会使社会道德沦丧,逼“良”为“娼”,使劣币驱逐良币,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以至于使人变成心胸狭隘、自私、缺乏良心、无耻的人,甚至坏人。好的制度让鬼变成人,坏的制度让人变成鬼。总之,坏制度盛产痞子,政权私有的专制制度盛产混蛋。好制度体现了决策者们的良知,坏制度体现了决策者们的邪恶。制度的真正作用在于把权贵之人作恶和不作为的机会,减少到最低。制度的主要作用不在于约束人民,而在于约束权贵,让他们循规道矩,遏制他们贪污腐化,防止他们为官不仁,防止他们为富不仁,防止他们胡作非为,防止他们狼狈为奸,防止他们出卖国家民族利益,防止他们武装夺权,以致民不聊生,家破人亡。

四、政权私有制导致统治者为所欲为地制造人间惨剧

人为缺陷的政权私有的制度迟早会导致官员不受约束地行使权力,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柬埔寨的波尔布特的暴政更是空前绝后,在他独裁统治的三年多时间里,以肃清克格勃间谍、美国特务、外国代理人、异己分子和社会改造为借口,使得全国700万人大约就有200万人死于他的恐怖政权之中,整个国家遍地是灾,生灵涂炭,经济全面崩溃。原苏联和中国的一些领导也可以假借肃反和群众运动之名造成千百万人无辜受难而不受法律制裁,这些难道不比总统偷情的罪过大吗?像毛泽东同志这样的人物,也受到一些不好的制度的严重影响,以至对国家对党对他个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幸。我们今天再不改革社会制度,人们就会说,为什么外国社会制度能通过不断趋善的改革去解决一些问题,我们的社会制度反而不能呢?为什么外国社会的坏制度能经过和平改良变成好制度,我们的社会却不能呢?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因为他们国家的任何议案,必须全部提交国会这个大集体经过一段时间充分讨论多数同意通过形成法案才会生效,而领袖无权单独决定。毛泽东他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但是由于没有在实际上解决权力制度问题,依旧利令智昏、独断专行,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和大跃进等重大社会悲剧,并且,滑天下之大稽,中国没有战败,他就像处理自己的私有财产一样,随意把藏南大片领土、西南边疆江心坡/南坎/果敢地区、隶属海南岛的位于北部湾中间的白龙尾岛(夜莺岛)和附近海域以及长白山天池一半和附近三座山峰让给邻国,严重损害了祖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他的这些作为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却没有被问责、问罪,这个教训是极其深刻的!难道不值得人们深深地反思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