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两种民主与两种社会主义


民主理论家们普遍将民主区分为两种: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直接民主指的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身份重合,公民作为国家的主人直接管理自己的事务,而不通过中介和代表。间接民主指的是公民通过由自己的同意所选举出来的代表来负责制定法律和管理公共事务。所以,间接民主常常又被称为代议制民主。间接民主要求有一整套的监督机构来对人民所选的代表及由此产生的政府进行监督和防范,以免这些代表和政府官员滥用权力。

一般认为直接民主只适合小国寡民的社会,比如古希腊城邦,并由于既容易导致“多数人暴政”,又容易导致“少数人专政”而备受批评。这种民主,公民既掌握着城邦的所有权,又负责城邦的经营管理,公民参与政治生活是直接的和无限的,在西方长时间是作为一种“坏东西”而存在。

间接民主则不受人口、地域限制。它保留了直接民主的“多数决定”,却又要求保护“少数派”,“少数派”不能因为意见不统一而被“多数派”消灭掉,否则就成了另一种专制和暴政——“多数人暴政”。另外,公民参与政治是间接的和有限的,公民主要保留的是政治的所有权——政权,即换代表、换政府的权力,至于治理权(经营管理权)则是交给公民所选举出来(聘请)的代表或政治精英负责。

直接民主主义者常批评间接民主是一种假民主或精英民主,间接民主主义者则批评直接民主本质上是一种极权民主,这种所谓的“多数人统治”与“一人统治”的君主专制没有本质区别。

人类的发展史证明,直接民主只能作为民主发展的不成熟的原始形态而存在,在现今人口常数千万、上亿,面积几十万、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社会极为复杂的阶段,公民只能保留政治的所有权,治理权则需要交给专业的政治精英操作。这才是一种稳健的方法。在现今还幻想所有公民直接管理国家,是一种政治虚妄。

现代西方,间接民主、共和、立宪这三者已经相互融合,很难完全分开,它们共同构成了西方政治的基石。

有趣的是,社会主义发展到现今也主要有两大类型:科学社会主义(其实还有一种国家社会主义,性质与其类似就不单独论述了)与民主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又称共产主义,主要流行于苏东等国,民主社会主义主要流行于西方国家,尤其是北欧。科学社会主义标榜自己站在广大穷苦百姓的立场上,主张消灭一切统治者和剥削者,试图建立一个完全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理想社会。民主社会主义则看到了现实社会中所存在的诸多问题,试图通过改良的方式逐渐减少这些问题。

科学社会主义其实和直接民主一样,都只能作为人类原始社会的一种理想模式,将这种原始情结用于现代日益复杂的社会,是一种致命的自负。这两种主义也是一对天然的盟友。

关于无产阶级在取得政权后应该采取怎样的政权形式?马克思从1871年巴黎公社革命找到了答案,马克思指出巴黎公社的“议行合一”(直接民主)形式是未来无产阶级国家应采取的国家机器的政治形式。巴黎公社是不搞分权制衡(间接民主)的,在理论和法律上都是不能容忍政府有独立性(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立)的,根据规定其所有代表、官员都是人民可以随时罢免的(人民兼有国家的所有权与经营权)。马克思抨击西方国家的议会(代议制、间接民主)是“清谈馆”,赞扬公社委员会(直接民主)是“工作机构”。

马克思欣赏巴黎公社的民主,主张无产阶级专政,结果发展到斯达林那里成了斯达林代替无产阶级专政。如果前苏联的苏维埃制度,不是只活在纸上,而搞成了现实的话,这种制度与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国民公会”有的一比。雅各宾派就是利用国民公会实施其血腥恐怖统治的,国民公会后来又反过来未经审判将罗伯斯比尔、圣?茹斯特送上了断头台。这种体制叫“大会制政府”(直接民主)。科学社会主义最终都导致了集权专制,以至于发展出了朝鲜这样的三代世袭的怪胎是有其必然性的。

民主社会主义要求将那种有财产资格、性别和种族限制的代议制的选举权扩展到所有公民——争取普选权,从而让代议制从资主变成了真正的民主——间接民主。并要求提高人民的福利待遇,从而推动了福利国家制度的建立。另外还要求征收高额遗产税、累进税等,为减少贫富分化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随着苏联崩溃,科学社会主义已被证明是失败的,是人间灾难;而民主社会主义则对西方原有的资本主义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良,尤其是在北欧建立了人间天堂。世界上好的但不现实的理想会带来恶果,直接民主与共产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就是这两大魔鬼,必须深入揭露这两大恶魔才能让人类少受伤害。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如果您觉得本文写得还不错,请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