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中国还要乱多久?


首先要强调的是,本文的“乱”不只是指动乱、战乱的意思,而主要是指混乱的意思。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起,西方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从此开始了西方文明强烈冲击中国的局面,中国传统的农业文明在近现代西方的工业文明冲击下迅速败退,但新文明到目前为止还未能成功建立,因此当前的中国正处于社会制度、思想文化、道德行为等大混乱的局面。这一局面只有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能与之相比。所不同的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社会大变革是以铁器工具为核心的生产力革命推动的,是中国内部自发的革命;而当前则是在西方先进的工业文明冲击下发生的革命,是外部冲击的结果。

正因为当前中国的局面只有春秋战国时期能与之相比,而春秋战国时期虽然是社会大动荡时期,但也是新文明形态逐渐建立的时期,所以常被学者们称之谓中国的黄金时期。而当前的中国也常被学者们认为是中国的第二个黄金时期,虽然活在转型期的人们很痛苦,但中国的前途却是光明的。

当1949年9月21日,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当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地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成立了!”。当时不仅中国人民,而且全世界都真的认为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中国已经结束了自1840年以来的大混乱局面。但是现今,不论是右派,还是左派,或是民族主义,恐怕都已经没有了当年毛泽东说这句话时的勇气。现今的人们认同的更多的恐怕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然后又躺下睡着了”这句话。

经过三十年的改革,中国人解决了温饱问题正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为何反而更没有信心了呢?曾经说过,“中国的国运必旺(复兴)!不是旺五十年,而是旺五百年。天命在中国身上。不论路怎么走,闭着眼走,也会走出眼前的重重困局。中国赢定了!”的著名学者何新,近日却有了“想到中国的未来,有时的确想痛哭”、“1840年以来,中国一直在折腾。看来,未来还会有百年折腾。”

春秋战国天下大乱五百多年(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才奠定了之后的二千多年的文明基础,看样子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百余年的时间太短,还不足以完成文明的转型,即使算到今天也才一百七十年,中国还要乱多久?难道真要像春秋战国时期那样天下大乱五百多年才能完成文明的转型吗?这对生活在今日中国的人民来说太痛苦了,相信绝大部分人都希望这一时期能早日结束。

另外,春秋战国时期诞生了孔子、墨子、老子、韩非子、孙武等一大批伟大的思想家,产生了百家争鸣的文化繁荣景象,而我们现在的伟大思想家在哪里呢?百家争鸣的景象呢?目前恐怕只有在互联网上能看到一点希望,但却被左派、右派和民族主义的争论所遮盖,被越来越完善的言论管制所压制。

中国的前途在哪里?我们只有透过左派、右派和民族主义的争论才有可能看到一细线索,只有在言论管制丧失了它的权力基础后在百家争鸣的景象里才能寻找到。

孔子(前551年9月28日~前479年4月11日)诞生于春秋战国开始后的120年,老子可能稍早一些,看样子当前中国的思想家们也该诞生了,只不过被左派、右派和民族主义之间的争论所遮盖,被言论管制所压制。

正如网友睡梦中的猫所说:

“中国需要新的文明形态。中国已由农业社会进入到工业社会,基本的社会组织和人伦关系已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产生和成熟于农业社会的以儒家学说为主导地位的传统文明已不能适应新时代的需要,不论其中多少地方超越时空,也只能说明需要扬弃。

‘反者道之动’,诸子百家兴旺于中国最黑暗禽兽行为泛滥成灾的年代,中国新的文明也将在道德最沦丧的时代中逐渐成型。”

中国和印度这两个文明古国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地缘大国、人口大国,是和当前的美国、俄国同等量级的国家,而欧洲只有作为整体才能与之相比。它们目前只不过处于传统农业文明向现在工业文明转型的过程中,一旦转型完成世界必将进入这些大国真正角逐的时代。而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这些在工业文明时代曾叱咤风云的天然小国必将退出历史的舞台,而由这些天然大国所取代,就像大英国被美国所取代一样。

我们在前面说过,夏商周时期的“家天下”主要是以“天子”为核心的家族的天下,而秦至清时期的“家天下”则为以“皇帝”为核心的家庭的天下。春秋战国时代变革的结果是,天下由核心家族共同体按宗法等级分享缩小为由皇帝家庭独享并由其世子继承全部,从而使得非皇帝家庭的成员也有了上升的空间。现今,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帝制,从而使皇帝家庭独享天下也成为历史,未来的社会必然是人们凭借个人的能力和努力获取财富和权力,而不是凭家族和家庭。

另外,秦至清时期的中国的模式是“皇帝制+郡县制+家庭制”,新中国的历史使命就是对这一模式作出重大变革。应该如何对“皇帝制+郡县制+家庭制”这一秦制模式作重大变革呢?笔者通过长年思考,认为应该用共和制取代皇帝制(君主制),县级半自治取代郡县制,福利国家制度取代家庭制,最终形成“共和制+县级半自治+福利国家制度”这样的模式。

共和制是君主制的对立面。在君主制国家,国家是君主自家的,因而是“私天下”。但共和制却相反,是“公天下”,国家权力是公有物,国家的治理是所有公民的共同事业。传统的中国,无论是夏商周,还是秦至清,都是君主制,都是“私天下”,1911年的辛亥革命结束了这种夏启开创的“私天下”。因此,建立一个真正的“公天下”的“共和制”政府成了新中国历史使命。

但统治者都有宠好名词而弃坏名词的习惯,所以像朝鲜那样的“三代世袭”的国家也自称“共和制”,而不称为君主制。另外还有历史的原因,使得像英国、日本这样的内部完成了“共和制”的实质变革,但却还在名义上保留着君主制传统的国家。这样使得君主制与共和制已变得难以划出一条明确的分界线。

我们现在不能仅凭名词来区分君主制和共和制,而应该用[-1 +1]这样的区间来说明君主制和共和制的程度。也就是如果说绝对君主制是-1,民主共和制为+1的话,朝鲜这样的自称共和制的国家也只能为-0.8,而英国这样的君主立宪制国家则可以达到0.8。

方绍伟先生将形形色色的共和制政府划分为六种形式:民治共和制(古希腊)、贵族共和制(古罗马)、独裁共和制(朝鲜)、精英共和制(美国早期)、民主共和制(当代西方)、限任共和制(当代中国)。中国当前的根本任务就是要将“限任共和制”转变为“民主共和制”这种真正意义的共和制,这就需要提升人大和政协的作用,将它们真正变为类似西方的上院和下院的东西。

另外,传统的郡县制本质上是一种中央集权管理模式,国家搞得好不好完全取决于中央,取决于最高统治者——皇帝。中国古代的治乱循环“怪圈”已充分说明将人民和国家的命运完全交给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是不可靠的,国家要想治理好,必需由人民选出的真正精英来治理,并定期更换而不是让他们“世袭”,不能完全相信精英的力量,而是要靠充分发挥人民自己的聪明才智。所以要废除郡县制这种单向统治模式,而应采用“县级半自治”这种双向管理模式,即充分发挥人民自己的力量,又要让中央保持必要的控制。

还有,我们前面说过“家庭”是古代社会的基本单位,它承担着人的生老病死、教育等重要职能,但这些原本属于家庭的职能在先进的福利国家、尤其是北欧已逐渐转变为社会的职能,家庭的职能越来越弱。在未来,我们并不是要完全废除家庭,而是削弱它的职能,将家庭职能更进一步社会化,变成社会的职能。我们要建立这样的国民意识,他们不是哪个家庭的成员,而是国家的公民,他们生活的目的不是光宗耀祖、不是自己家庭、家族的繁荣兴旺,而是人民的幸福安康、国家的繁荣兴旺。

中国只有完成了这样的重大变革才能真正结束大混乱的局面,才能再次真正崛起!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