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中国现今正处于第三次重大变革之中


中国历史发展到现今已经经历了二次重大变革。

第一次重大变革发生在大禹和其子夏启之间,是世袭制取代了禅让制,血缘承传取代了选贤与能,“公天下”被“私天下”所取代,因此我们可以称之谓“禹启之变”或“公私之变”。

第二次重大变革发生在周秦之间,是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取代了地方分权的封建制,官员的选拔任用制(官权公有制)取代了贵族分封世袭制(官权私有制),但其政权还保留着君主私有制——掌握在君主手里并在其子孙后代中世代相传。其本质是以“天子”为核心的家族的天下缩小为以皇帝为核心的家庭的天下,从而使得非皇族成员也能够做官。因此可以称之谓“周秦之变”或“官权公有化之变”。过去历史学家们常过多的强调了这一变革的中央集权和郡县之变的意义,而对“官权公有化之变”的意义强调不够。

中国目前正处于第三次重大变革之中,即继“官权公有化”之后进一步的“政权公有化”。1911年的辛亥革命消灭了君主制,从而终结了四千多年的政权(君主)私有制。但终结政权(君主)私有制并不一定马上就能换来政权公有制,历史的事实证明,在政权从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之间还有一个重要的过渡阶段,那就是政权集团所有制,简称政权集有制,即政权归某个集团所有。

近代西方,在反对世袭君主制的革命胜利后,也不是马上就建立起了人民大众的政权公有制,而是建立的政权资产阶级集有制。直到十九世纪后,随着人民争取普选权的运动,才使得西方国家的政权性质逐渐具有了公有性。

在近现代中国,这种政权集有制其实是由一心想建立政权公有制——民主共和制的孙中山先生开创的,而由其继承人蒋介石发扬光大,那就是“党天下”,政权归某一党派所有。当然孙中山先生不是有意开创的,而是由于传统的力量太强大,不采用此法难以推翻政权私有制。但他的后继者们却将革命的手段变成了小集团的目的。

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的国门被西方人的坚船利炮打开,这让中国人看到了另外一个大为不同的“天下”——他们拥有科技,而我们还在使用手工制作;他们已进入工业文明阶段,而我们还处于农业文明阶段;他们的“官员”是自下而上选举的,要讨好选民,而我们的官员是自上而下任命的,所以只需唯上即可。

在西方的冲击之下,很多人都说中国遭遇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三千年是个粗略的说法,是从另外一次大变局——“周秦之变”算起。“周秦之变”指的是西周到秦朝之间发生的大变革,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时期。因此,许多人常喜欢拿我们这个时代与春秋战国时代对比,认为我们这个时代也是社会大变革、人才辈出的伟大时代。

但人们常忽视了更早一次的大变革——禹启之变,可能是因为那个时代还只是传说时代,还未进入信史时代,人们对那个时代知之不多,只是一些“传说”而已。中国的信史时代是从西周共和行政元年算起,一些考古学家在商朝的都城殷墟发现大量甲骨文遗存,这也只能算半信史时代。至于夏朝及更早的三皇五帝时代只能算传说时代。但笔者觉得纳入禹启之变对于我们深刻认识中国历史和社会演变的轨迹大好处,要比单纯的对比“周秦之变”更有意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