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boss:刘涛与知原

作者:岁月之书

其实文字笨拙、有原创力的是“知原”网友的《兴华策》,他和部分兴华网友把我的现代“禅让”观点给偷走了,我偷了他的政治公有制之后“经济公有制”观点,这是一种能力论pk血统论的观点,天涯有个网友说“人类的历史是血统论和能力论的斗争史”。

知原,偏重理论、有原创性。相比之下,刘涛博士、刘涛同学的《中国崛起策》则颇有“迂气”,这种“书本主义”与知原的偏理论是有较大区别的,可能与生活经验、生活感悟也有点关系。

另外,两人最大的区别是:知原行文简单,废话少;而刘涛废话连篇,经常是n篇文章才有一点干货,其它内容则均是婆婆妈妈的灌水。

刘涛书籍主要涉及两个内容:1、外交;2、财政。然后目标是“功能分化型社会”。刘涛的优点是有点官方影子性质,半数是“奉旨写作”,间接传达一些上面不方便讲的东西,比如外交的“强俄、强法、强韩”策略。另外,财政税收方面,在国内是“隐学”,重要,关键,但不宣传。

今天偶尔跑到威虎网上,又见到知原的旧文章,然后有人攻击,想起一句话“上士闻道,勤而习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知原正是他自己说的那种“思想家”,而不是“学问家”,虽然文笔笨拙、很多想法稚嫩,但是他自己活的思考,不是死的学问。活的思考可以一通百通、灵活运用,死的学问经常连作者自己都搞不明白真正含义。稚嫩的生命可以成长,巨大的尸体慢慢腐烂,“死的学问”终将化作“活的思考”的养分,可惜了知原这个人,还没成长就失踪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